我军专家修建边防营房30年 数次与死神擦肩
发布时间:2015-05-05 12:42:40
我军专家修建边防营房30年 数次与死神擦肩

我军专家修建边防营房30年 数次与死神擦肩

惠凤德在施工现场监督检查工程质量。张万辉摄

书桌上,摆着一个楼房模型,是缩小版的神仙湾边防连营房。新疆军区工程环境质量监督站设计室高级工程师惠凤德眼神温柔,手指在模型上轻轻抚过,就像在抚摸自己的孩子。

如今,西北万里边防线上,在被称为永冻层和“生命禁区”的地方,一座座高原保温式综合楼奇迹般拔地而起,边防官兵住上了温暖的第五代高原营房。营房主要设计者惠凤德笑了,为这,他倾注了30年心血和汗水……

至今,惠凤德仍然忘不了1983年第一次上高原看到的情景:官兵们住在简陋的砖瓦房里,室内温度是零下十几摄氏度,官兵们晚上只能穿皮大衣、戴皮帽子睡觉,早晨起来时皮帽子和墙壁竟然冻在一起。看着官兵们脸上掉皮,嘴唇流血,惠凤德掉了眼泪,下定决心:“倾我一生力,建好高原房!”

这个决心不是那么好下的,高原建房并非易事。受冰川冻土地质结构和恶劣气候的影响,在冻土层上建营房,必须解决地基沉降、塌陷等诸多问题。在天文点边防连,至今还留着一座1984年建成,1985年便塌了一半的老营房。

行走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空气稀薄、昼夜温差二三十摄氏度的雪域高原无比艰难,然而调研工作必须进行,边防官兵的住房保温、室内吸氧、如厕等众多保障难题亟待解决。

险情一次接一次,却没有挡住惠凤德去边关的路。2009年3月,惠凤德所乘的车刚过麻扎达坂,突然间车身抖了一下,驾驶员立即刹车,车在离悬崖边不到20公分的地方刹住……车胎爆了。在海拔5000多米的山上,大家头疼欲裂,咬紧牙关,用千斤顶一点一点地撬起车身,中间歇了4次,才将轮胎换上……20多年来,惠凤德在高原行程18万多公里,设计图纸摞起来比人还高,走高原边防穿破了25双胶鞋,身上因翻车、工地检查、冻伤等留下伤疤17个,成为官兵心中的“铁人”。

多次深入高原施工现场,勘查水文地质,对新疆军区海拔4000米以上的冻土和冰川进行科学考察,惠凤德和胡义学高工等技术人员收集了数万个数据,向目标发起了最后冲刺,创造性提出了运用高堆填土基础、高架通风孔基础等施工新技术,并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及处理手段,使困扰高海拔、高寒区、高纬度地区的营房建造和维修难题得到了解决。他们在规划设计中,共创新和引进19项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和新设备,一个个高原营房设计建设难题迎刃而解。

24小时热水供应,吸氧装备直通床头,电话网络接进班排……神仙湾边防连新楼房建成了,成为官兵学习、住宿、就餐、娱乐、如厕、洗澡的好场所,开创了在4000米以上高海拔地区、永冻层上建造高原保温式综合楼的先河,一举夺得全军优秀设计一等奖、优质工程一等奖。

近年来,天文点、空喀山口等一个个边防连队旧貌换新颜,第5代高原营房已成为万里边关的一道风景线。王升军 韩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