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财政收入增速创23年来新低 首进个位数区间
发布时间:2015-04-18 15:35:33
我国财政收入增速创23年来新低 首进个位数区间   大巢/制图(新华社发)   大巢/制图(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 郝帅《中国青年报》

  来自财政部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增速以8.6%的速度创下23年来新低,首次进入到个位数区间。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财政收入增速下滑反映了经济与财政的内在统一性。”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副主任张德勇分析,除了营改增等税制改革的因素影响税收收入,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主要因素是经济增速的放缓。2014年,我国GDP增速以7.4%创下24年来新低。

  在去年一般公共财政收入的140350亿元中,税收收入119158亿元。2013年,税收收入为110497亿元,税收收入增长有限。

  “国家税收以间接税为主,包含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这些税跟GDP相关性很大。”张德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税收增长是经济增长的“晴雨表”,目前我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增加,相应地,税收收入也随之减少。

  这一点表现很明显,在税收收入当中,国内增值税是税收项目里的“重头”。受到去年工业生产增速放缓、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下降等因素,2014年国内增值税为30850亿元,同比增长7.1%,增幅偏低。

  “去年前三季度,在19个重点工业行业中,煤炭、钢坯钢材行业增值税增速同比分别下降23.1%和12.6%。”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涛表示,去年传统产业面临去产能化的压力,企业利润普遍不高,再加上物价水平总体较低,税收收入增速出现回落。

  除了增值税涨幅较低之外,房地产交易环节税收增速也普遍回落。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房地产营业税和契税增速比上年同期分别回落33.6和30.2个百分点。

  “房地产市场调整影响扩大,商品房销售额明显下滑,与之相关的房地产营业税、房地产企业所得税、契税、土地增值税等回落较多。”张德勇说,相比中央,地方又特别依赖土地财政。而因为房地场市场不景气,税收大幅缩减。去年,地方一般公共财政收入(本级)75860亿元,增长9.9%。这也是地方一般公共财政收入自2003年以来首次回落至个位数增长。

  尽管土地出让金不在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当中,但土地出让金占了政府性基金收入的绝大部分。数据显示,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本级)49996亿元,比上年增加1966亿元,增长4.1%;受房地产市场调整影响,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42606亿元,同比增加1340亿元,增长3.2%。

  土地出让后,如果用来进行房地产开发,企业会产生相关的增值税、营业税等税收,这些税收都会纳入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因此,土地出让的多寡与税收存在间接关系。

  “地方政府出让土地多,企业会觉得房地产市场比较乐观,敢投资开发;相反,土地卖不动,企业投资意愿也就不高,更谈不上税收的增加。”张德勇说,房地产市场疲软,既影响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影响一般公共财政收入。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财政收入的功能所在。数据显示,去年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支出151662亿元,增长8.2%。也就是说,去年财政支出要大于财政收入。

  “收入和支出之间有很大矛盾,应该说预算安排有赤字,这是很正常的,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在可控范围之内。”张德勇告诉记者,财政支出也在进入新常态,不会沿用过去加大投资力度的方式促使经济快速发展。

  在他看来,政府过紧日子,花钱更要有重点,财政收入少了,该支持的行业要支持,不该支持的就要重新调整。比如光伏产业,因为过去财政给补贴、给优惠,大家都一窝蜂地上,现在产能过剩,需要重新调整。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何代欣分析,收入和支出增速减缓,对民生肯定会有影响,“医疗计生和社保就业两项支出的增速都高于财政总支出的增速,未来这两项的长期支出压力,会是民生领域最大的”。

  显而易见,眼前的困难是,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而财政收入又有限。如何解决这一矛盾?“盘活各领域财政‘沉睡’资金,提高使用效益,缓解财政收支困难。”张德勇认为,要清理财政专户,防止资金大量沉淀,将闲置的资金用在刀刃上。据他介绍,财政专户是财政部门为履行财政管理职能,在商业银行开设的用于管理核算特定财政资金的银行结算账户。

  “所谓专款专用,就是人们常说的买酱油的钱不能买醋。如果买酱油的钱刚刚好,那当然没有问题,但由于信息不对称,预算管理不够透明、细化,很多时候,买酱油的钱可能多,买醋的钱可能不够。而按专款专用要求,两者不能调剂,由此产生了许多问题。”张德勇说,财政部门今后应当下力气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盘活财政存量,用好财政增量,促进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

  眼下,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仍然很大。很多地方下调了今年GDP增长目标,在张德勇看来,今后财政收入的增速也应当与GDP相符。包括地方举债要规范,不能因为支出有压力而乱发“暗债”;其次,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减轻政府财政负担;最根本的是,政府提供基本服务时要更加注重实用性,用最少的钱办最有效的事。

  本报北京1月31日电

(原标题:政府过紧日子 花钱要有重点)

编辑:SN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