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警官办王书金案后离岗 坚信聂树斌被错杀
发布时间:2015-05-10 13:48:54
河北警官办王书金案后离岗 坚信聂树斌被错杀

河北警官办王书金案后离岗 坚信聂树斌被错杀

  郑成月在京华时报社接受专访。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

  对话人物

  郑成月,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主办人。

  郑成月参与侦办的第一起刑事案件发生在1995年。案发后,犯罪嫌疑人王书金逃离广平县。

  2005年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后,交代多起强奸杀人案,其中一起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郑成月将其押回广平县审讯,后来带着他在石家庄指认现场,意外发现此案“凶手”聂树斌已经于1995年被枪决。

  10年来,郑成月坚信王书金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的真凶。从推动“一案两凶”曝光到聂案异地复查,郑成月死磕了10年。

  □谈王书金落网

  刚落网就交代了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

  京华时报:你什么时候接触王书金案的?

  郑成月:1995年。我退伍后回到广平县,在银行、县政法委上过班,后来参加成人考试,考上中国政法大学,1995年7月毕业后,调到了县公安局。上班没多久,广平县南寺郞固村发生一桩凶案。那时天气特别热,一个井口出现苍蝇散发臭味,后来从井里捞出一个失踪妇女的尸体。10月3日局长叫我去刑警队报到。我填了表,领了枪,背着铺盖就去了南寺郎固村。在这之前,附近村庄发生过多起妇女失踪案,都没有破。这次案发后,警方排查18岁以上的嫌疑人,准备传唤王书金时,他跑了。等了15天没回来,我们就确定是他,发了通缉令。

  京华时报:后来他怎么落网的?

  郑成月:我后来当了县公安局副局长。2005年1月18日凌晨,我在办公室值班,接到荥阳索河派出所的电话,问我广平有没有一个叫王永军的逃犯。我说没有叫王永军的,只有一个叫王书金的,1995年犯了案跑了。王书金在那边站着,听到电话里提到他名字,就说“别问了,我就是王书金”。一听这个我特别兴奋。我怕他再跑了,叮嘱说“这家伙厉害,会配钥匙,别让他跑了”。挂了电话,我带着两个刑警连夜赶往荥阳。

  京华时报:王书金第一次交代石家庄西郊杀人案是什么时候?

  郑成月:天没亮我们就赶到荥阳。那边知道案情重大,已经开始审了。他当时交代4起强奸杀人案,其中3起发生在广平,有1起发生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因为他在河南没犯案,案子都是河北的,我们很快办了手续,把他押回去继续审。

  □谈发现聂树斌

  媒体曝光“一谈案两凶”后舆论炸了窝

  京华时报:聂树斌案是怎么发现的?

  郑成月:开始不知道聂树斌这个人。王书金在广平指认现场非常准确,指认完后,我们带着他到石家庄指认现场。带路的孔寨村村干部说,1994年是有个案子,凶手已经枪毙。我这时候感觉这事严重,于是找当地警方。管这片的石家庄公安局郊区分局撤了,并到裕华分局。我们到了裕华分局,他们听说又抓了一个凶手,很不配合。问他们要当年的现场勘查图,他们不同意,我们就回广平了。

  京华时报:感觉事情很棘手?

  郑成月:麻烦大了。回广平后,我召集民警开会规定:第一、从现在开始,对王书金的一行一动全部录像,所有接触王书金的人都要记录;第二、一定要让王书金好好活着,这个案子不可能一天两天结束;第三、只要接到通知押解王书金出去,必须带冲锋枪,必须带武警,一辆车不准去,最起码三辆车,前后有车。另外我跟王书金谈话时说,单说石家庄西郊案这一起案子,如果是你看到的你瞎说,现在改正也不晚,如果是你做的,就要一直承认。王书金回答,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到哪儿都这么说。从此之后,王书金没有改过口。

  京华时报:这事曝光后产生什么影响?

  郑成月:一个案子两个凶手,这事让《河南商报 (微博)》总顾问马云龙知道了,派楚阳和范晓峰到河北采访。3月15日,他们带着刊发《一案两凶,谁是真凶?》报道的报纸经过邯郸去石家庄聂树斌家,给了我一份。我也是看了报纸,才第一次知道聂树斌案的经过。

  看过报道后,我觉得这是河南的报纸,对河北估计影响不大,没想到这事炸了窝,全国媒体都关注了。当天下午,河北省公安厅就派人马不停蹄赶到广平县公安局,和邯郸市公安局的人一起去看守所提讯王书金。完事之后,调查人员回到我办公室后说了一句话:看来就是这家伙干的。

  京华时报:王书金案一审的时候,检察院并没有起诉石家庄案西郊玉米地案。

  郑成月:其他案子都审清楚了,该起诉了,就卡在这里。不起诉就面临超期羁押,等于非法拘禁。但是石家庄警方不给现场图,案子查不清,检察院不收卷。现场图我们没有,只能通过石家庄警方掌握的现场图,才能形成证据链。2006年一审时,检察院不起诉石家庄案,律师当庭提出异议,王书金当时第一次知道有个叫聂树斌的被枪毙了。他要求起诉这桩案子,不能让别人顶他的罪。

  □谈聂树斌案推动

  坚信王是真凶因其供述真实可信

  京华时报:案情出现争议后,上级单位怎么处理的?

  郑成月:河北省政法委有一天通知我去开会,汇报案情,我带着案卷去了石家庄。会上,石家庄市纪委领导先汇报说,他们对当年郊区分局的办案人员进行了审查和调查,结果显示当时办案是合法的,没有刑讯逼供,聂树斌是主动供述犯罪事实的。之后,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的领导汇报聂树斌案,说他们根据现有卷宗证据,确实充分,准确无误。再之后,我汇报了王书金交代的问题。我说,2005年1月18日,在河南荥阳,王书金第一次就交代了在石家庄西郊作案的情况,把王书金带到广平后,我们又重新固定了材料,王书金跟在荥阳说得一模一样。我们没有进行刑讯逼供、诱供,是在很平和的气氛下完成的讯问,是王书金主动交代的。

  京华时报:你凭什么一直坚信王书金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的真凶?

  郑成月:第一,王书金是在完全无压力的情况下作出的供述。第二,我们核实过,1994年当地只发生过这一起强奸杀人案。第三,有个关键细节,王书金奸杀受害人后,在她身边捡起一串钥匙,他随手拿起这串钥匙走了,走到半路,他想如果拿着钥匙,警察有可能会找到他,所以就返回去,将钥匙扔在了她脚后面大概一米远的地方。后来大家都知道,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的现场,警方确实发现一串钥匙,但这串钥匙没引起重视,后来当作遗物,还给了被害人的父亲。最关键的是,这串钥匙没有出现在聂树斌的口供里,只出现在王书金的口供中。凭这一点,百分之百是王书金作的案。

  □谈办案的感受

  罪犯与警察的命运拴在了一起

  京华时报:办这个案子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郑成月:我办过一个案子,有个警察诈骗判了刑,这个人诬告我,说我接受贿赂。后来有省领导签字,以此为由头,由省纪委牵头,几个部门联合对我进行调查。查过一次没问题,又查了一遍,后来没有下文。2009年,我49岁(档案年龄51岁)时提前离岗,不再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不算退休,工资照发,但是不安排事干。

  京华时报:王书金的律师说,王书金对你很信任,把你当哥看待。

  郑成月:王书金回广平指认现场时,村里老百姓都扔东西砸他骂他。我阻止他们,说王书金犯了罪,法律会公正处理。我当公安局副局长时分管看守所,冬天没人送衣服,我交代所里,咱给他买,夏天也是。他一有事就让所长打电话,让叫郑局长过来。我过去都是隔着铁门问,这样不违反监规。2006年他第一次被判死刑,心里不是味,我跟他说:你想下,有多少老人失去子女,有多少孩子失去妈妈,有多少丈夫失去妻子,法律判你死,也是应该的。你可以提出上诉,我可以帮你通知律师。这下他就踏实了。他还让律师转告,说要认郑局长当亲哥哥。这么多年,罪犯与警察的命运拴在一起了,本来是对立面的。

  京华时报: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郑成月:2009年,我离开公安局副局长岗位的前几天,最后一次跟他见面。我跟他说我可能不上班了,看守所可能不来了,有什么事,你让所长捎个话,别有压力,不管到哪儿都如实供述。不能再打架,不能再干违法的事。他答应了。他说,我不能让别人背黑锅,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

  京华时报记者 李显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