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干部须报备8小时外情况 官员称没有安全感
发布时间:2015-12-26 11:22:27
深圳干部须报备8小时外情况 官员称没有安全感
党干报备“8小时外”情况 党干报备“8小时外”情况

  党干报备“8小时外”情况:只汇报个人基本信息 未见公开生活圈子

  今年8月初,广东省下发《关于加强党员领导干部“八小时以外”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强监管县处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的社交圈、生活圈及休闲圈、从个人到其配偶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全方位覆盖。监管的核心在于维护领导干部的公众形象和防止利益冲突。规定下发已3个月,深圳执行效果如何?从多个区为实行监管而采取的干部信息社区备案制度来看,目前干部愿意公开的事项还是以姓名、住址、联系方式这些基本“点”为主,有的干部甚至对公开个人住址已经觉得“没有安全感”,“圈”的情况就更没有登记了。

  监管手段

  汇报+举报 全社会盯防

  南都记者走访深圳市、区两级部门了解到,市一级部门已经收到消息,但尚未执行;区一级的情况,福田、罗湖、龙岗区等多个区则已执行规定,执行的方式以“汇报”“申报”和“举报”为主。如福田区要求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填报《接受社会监督登记表》,报备姓名、联系电话、工作单位及职务、现居住详细地址等,经本单位盖章确认后由本人送现居住地社区党组织再加盖公章,方便社区掌握了解干部的情况。龙岗区的龙城街道则对报备的情况细化到个人重大事项和家庭财产情况,并通过外出请示报告制度掌握干部领导的行踪,不论工作日还是周末、法定节假日,只要干部离开深圳,都要请示。

  根据《意见》,“8小时外”活动监管责任归属是地区或单位的党委(党组)的主要负责人,作为“第一责任人”,如未能正确履行监督管理责任,应当发现的问题而没有发现,应当处理的问题而没及时处理,致使小错误酿成大问题,甚至连续发生违规违纪行为的,要被追究责任。此外,整个监督体系是不光依靠党组织,还发动全社会的力量来“盯防”,如龙城街道办选聘老干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代表和辖区居民担任监督员,对制度落实、执行等情况进行询问、监督,定期向街道反馈监督情况,确保制度的严肃性和震慑力。

  实施进度

  市一级未开展 多数区已落实

  虽然市一级部门还没有执行“8小时外”专项监管,但受访干部表示并不陌生。市卫计委的领导干部均表示早就收到了消息。深圳市人大一党员干部说深圳市去年就逐步铺开对党员干部八小时外活动的监督管理。市社保局部分官员也表示,自从中央实行“八项规定”以来,公务员都非常注意8小时之外的活动,即使是亲友之间的家常饭局都会小心处理,尽量避免引起误会。

  相比之下,区一级的实施力度更大。福田区纪委将“八小时以外”活动情况作为党员领导干部年度考核、评先评优和提拔任用的重要依据,要求11月15日前福田区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要填报《领导干部接受社会监督登记表》,其中,处级领导干部(6级管理岗以上)要填5份,本人、社区党组织、本单位、区纪委、区委组织部各1份。正科级(7级管理岗)、副科级(8级管理岗)领导干部一式三分,本人、社区党组织、本单位各一份。也就意味着,对不同级别的党员干部,监督程度也不一样。登记表经本单位盖章确认后,由本人送现居住地社区党组织加盖公章。各街道党委参照区里做法,组织社区党员领导干部填报有关登记表格,表格内容项包括姓名、联系电话,工作单位及职务,现居住详细地址等。

  福田区多位处级干部反映早已把个人的住址电话送到社区党组织备案。一位正科级干部表示:“其实这一类的监督在以前也有过。根据要求,我们每月都得定时去社区书面汇报还要盖章。”此外,福田区要求领导干部不光报备还要露脸,每月到社区去参加清扫工作或者是帮扶贫困家庭。

  龙华新区虽未正式执行,不过正由区人事局根据《意见》牵头制定工作细则,即将落实。而坪山新区早在2012年就要求领导干部到居住地所在的社区工作站登记个人信息。大鹏新区多名党员干部受访时称未收到“八小时以外”监管的具体通知。

  干部看“8小时外”监管

  个人信息报备

  基本信息为主 少见“圈”信息

  龙岗区龙城街道党工委书记刘国红介绍,该街道已相继推出《龙城街道拟提拔任用人员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暂行规定》、《龙城街道工作人员外出请示报告制度》等30多项规章制度,将党员干部的监督管理扩大到8小时外,对拟提拔的科级干部向组织如实申报个人重大事项和家庭财产等情况,今年上半年就有12名考察对象对个人财产和婚姻等情况进行了申报。

  不过,对于副科级以上干部需要在社区党组织登记个人信息,截至目前落实得并不理想。“辖区内到底有多少副科级以上干部,他们在什么地方任职,我们都不清楚。”布吉街道一不愿具名的社区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干部都自己买商品房住,地点比较分散,任职单位并不在居住地之内。除非是刚好在辖区内工作和居住的人,社区才比较了解他们的情况。但即使是这样,“有的干部就只登记姓名和电话”,并没有登记社交圈、休闲圈、生活圈的信息。福田区一官员说,按这种备案信息能多大程度发动老百姓监督就难说了,即便登记了,老百姓也掌握不了多少情况。

  而另一方面,不少党员干部对于在社区登记个人信息表示不安。“除非给我们每个人安装个跟踪器,不然真的让人很为难”,罗湖区一不愿具名的科级干部表示,8小时之外的公务员也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如果在社区登记信息,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家庭住址暴露于很多人的眼皮底下,“让人很没有安全感”。坪山新区管委会一名黄科长表示:“我的理解就是党员干部在社区里‘亮身份’吧,但是这个事情怎么执行,还是个问题。”另一名科级干部则对监督效果有怀疑,“如果只是登记个人信息,让居民知道社区里有这样一个领导干部存在,监督效果也不理想吧,一般的居民怎么认识谁是党员干部?除非把党员干部的照片信息全张贴出来。”

  监管的时间跨度

  24小时办事 哪有“8小时外”

  南都记者走访中发现,借“8小时外”监管,有的部门建立起了微信形式的工作平台,工作时间以外的突发情况也被即时纳入处理,不过对于这一效果,不同基层干部的体会是不一样的。龙城街道一内部人士透露:“我们建立全街道科室部门以上领导(含社区领导)的工作微信平台,叫‘龙城向上’。”这位人士认为,该做法促进对辖区内实现24小时呼应互动,急事急办,马上就办,防止8小之外的懒政现象。南都记者从内部人士发的聊天记录发现,在10月25日的晚12点35分,龙城街道执法队一网名叫“梁哥”的中层称:“今晚23时许,在大运青春路乱倒土,车辆被我队发现,并撞向我队车辆逃逸”。不久后,网名为“布道小僧”的街道书记刘国红马上在微信群上安排,除要求协调公安部门尽快将肇事者捉拿归案外,还协调有关负责人立刻将情况向媒体通报。但有的基层干部表示,目前基层公务员工作压力已经大了,一天下来,工作十多小时也往往是常态,“哪里还有8小时外?”

  外出请示报告

  “领导签字都签烦了”

  坪山多名干部对党员离深要写报告规定也有看法。“以前周末回一趟河源或者惠州都要向领导汇报,领导签字都签烦了。”有干部表示,每次离深都要汇报有点一刀切,也不太人性化,“还有一些干部是住在东莞凤岗的,难道每天下班回家都要领导签字吗?”很多干部表示,离深报告执行了几年,已经慢慢没那么严格要求了,不过休长假需要到外地去,还是会做好报备。

  也有官员对此持不同意见。调查中,一些官员认为,只要登记信息详细属实,肯定能起到监督作用,可以让社区和单位及纪检部门了解党员干部的真实情况,“只要生活中不违法违纪,有啥不可以光明正大地登记信息?”龙岗区的龙城街道就认为外出请示报告制度非常有效,自该政策出台以来,该街道个人重大事项申报19人,7月干部外出报备22人,一张小小的请假报备单不仅成为龙城领导、干部的外出“监督员”,更成了强化党员干部监督管理的抓手。

  监督党员干部这些“圈子”:

  “社交圈”包括重点监督在各种社交场合是否讲党性讲原则,注意个人言行和身份等,自觉抵制各种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的侵蚀,是否注重公众形象,有无在公共场合或群众面前耍特权、逞威风;是否有拉帮结派和借联谊会、老乡会、同学会、战友会等活动搞“小圈子”,或搞官商勾结“傍大款”,有否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播手不该管的事项等。

  “生活圈”重点监督党员领导干部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身边工作人员是否严格要求,有无包庇、纵容等违反党性原则的行为。本人及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身边工作人员有否接受利益关系人的馈赠和招待;有无违反规定经商办企业等与民争利的行为;有无大操大办或参与他人大操大办的婚丧喜庆事宜;有否参与封建迷信活动;有无通奸、包养情人等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计生政策的行为;是否按规定请示报告个人重大问题、重要事项等。

  “休闲圈”重点监督有无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车私用等行为;是否接受管理服务对象支付应由个人负担的费用;是否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从事古玩字画、珠宝玉石等收藏和交易;有无参加管理服务对象组织的摄影、钓鱼、骑术、游艇等“雅尚”休闲活动;有无违规打高尔夫球、出入私人会所等。

  本版统筹:南都记者 张小玲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周伟涵 徐龙晨 张小玲 曾海城 南都

编辑:SN054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魔域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