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飞行”的德翼副机长为何出事
发布时间:2015-04-25 22:11:58
“适合飞行”的德翼副机长为何出事

“适合飞行”的德翼副机长为何出事

德翼失事航班副机长卢比兹。

3月24日,德国汉莎航空旗下“德国之翼”公司一架空客A320飞机在法国南部坠毁,机上150人无一生还。惨剧的发生,让已如惊弓之鸟的航空业再遭重创。而随后更有消息称,本次的事故是副机长有意为之。马赛一名检察官表示,副机长卢比兹很显然“想要摧毁飞机”。

副机长卢比兹抓住机长离开驾驶舱的机会,将自己独自锁在舱内,拒绝给舱外的机长开门,随后驾驶飞机撞向了山体。还有报道称,副机长将驾驶舱自动驾驶的飞行高度设置从38000英尺调到了100英尺,随后飞机开始按此设定下降并撞山。而就是做出如此反常举动的副机长,先前得到的评价竟是“适合飞行”。究竟这位副机长之前的心理状态如何呢?航空业又是如何监测飞行员的心理健康呢?

关于副机长卢比兹

德翼失事班机副机长安德列亚斯-卢比兹(Andreas Lubitz),28岁,德国人,2013年加入德国之翼航空公司,在德翼当飞行员的时间仅18个月,但此前的职业生涯已有数年,并且完成了2.5年的完整飞行训练,飞行经验630个小时。汉莎首席执行官确认说,卢比兹通过了所有的技术、生理、心理测试,并认为他“百分之百适合飞行”。

据华盛顿邮报,卢比兹十几岁的时候就加入了一家当地的飞行俱乐部,飞行一直是他的梦想。该俱乐部成员说,卢比兹获得德翼的工作时非常开心,工作业绩也很好。这名男子认识卢比兹已经超过十年,他说卢比兹是个绝对正常的年轻人,“他对他的工作感到非常满意,他实现了他的梦想。我不相信他能做出这样的事。”

另一名俱乐部成员评价说,卢比兹“是个很有趣的人,尽管有时候也有点安静,但这也属于正常,跟当地其他的小伙子一样。”俱乐部主席也表示,卢比兹完全是一个正常人,“我跟他很熟悉,他曾经上过我的飞行课,他是个非常好、非常有趣且有礼貌的年轻人。”

媒体报道称,已经曝光的语音记录显示,坠毁前10分钟内,没有发出任何求救信号。卢比兹将机长锁在驾驶舱外后,主动按下迫降按钮,在飞机下降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呼吸平静正常。据称,卢比茨并不信仰宗教,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其是恐怖分子。

卢比兹本人曾在脸书主页上说自己很享受现在的工作。脸书显示他热爱飞行,此外还喜欢电子音乐、迪斯科和保龄球,爱好跑步,生活方式显得非常积极。BBC报道称,卢比兹在法兰克福附近小镇Montabaur与父母一起生活,此外在杜塞尔多夫有自己的公寓,也有很多朋友。

副机长是否有心理问题

汉莎航空声称,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副机长卢比兹先前有心理问题。不过有证据表明,卢比兹在2009年的飞行员训练一度短暂叫停,随后又得到了恢复。德媒表示2009年卢比兹感到精疲力尽和抑郁,因此暂停了飞行训练。德翼母公司汉莎方面确定,卢比兹此前确实中断过飞行训练,但拒绝提供原因,只是称其回归后的表现“无可指摘”,没有任何异常。

美联社报道称,这名副机长今年1月刚刚接受过安全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此前的多次检查也没有显示任何异常。美联社称,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检查由当地政府负责,需要查看个人的犯罪记录和与极端分子是否有关联,这项检查每5年进行一次。

飞行员的心理健康如何检测

虽然目前并没有更加确凿的证据表明副机长的心理出现问题,但是已发生事实让很多人开始质疑航空业对其空乘人员的心理检测现状。人们想当然认为,飞行员在驾驶飞机前一定会通过严格的心理测试,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在航空领域,公司在招聘飞行员还是更关注其身体机能状态的测评,会评估其身体素质是否能够适应长时间飞行的挑战,而对于心理的监测则因为种种原因起不到应有的效用,这也就是为什么涉嫌自毁飞机的副机长会被评价为“适合飞行”。

虽然航空公司在招聘飞行员时都会对其心理做出测评,但是并没有一套统一的标准。航空公司通常会询问申请者的爱好,和家人朋友的关系,以及是否有过抑郁或者自杀的念头,这些问题虽然能够帮助公司对飞行员有基本的了解,但是很难保证效果。因为各家航空公司都愿意选择自己的测试体系,导致无法施行统一的心理测评机制。不过,即使有这样一套统一的体系,测评者也无法保证受测试的飞行员说的是实情。受测者很有可能刻意隐瞒对自己不利的信息,而测试者的主观判断对最后的结果也有巨大的影响。就此而言,一套能够科学,客观地测试出飞行员心理状态的机制只能够是奢望。更何况每个飞行员的心理状态都在不断变化中,危险的念头随时可能出现,他人很难察觉到。

相比欧洲,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对飞行员有较严密的监管机制。四十岁以下的飞行员需要每年提交医检报告,而四十岁以上则需要每六个月提交一次。不过即使这样,也无法解决航空界的难题。增加更多的测试,不一定能够保证每次驾驶飞机的飞行员心理状态都是没问题的。此次灾难后,也许各家航空公司会继续加强自己对飞行员心理健康的监测,但是距离解决最根本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新闻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