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失事航班副驾驶瞒病情 坠机当天本该请病假
发布时间:2015-05-09 14:08:34
德国失事航班副驾驶瞒病情 坠机当天本该请病假

德国《图片报》27日报道,德国之翼航空公司涉嫌蓄意坠机的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6年前曾感到严重抑郁并因此就医。

多名德国检察官说,警方在搜查卢比茨住处时找到多张病假条,医生建议的请假日期包含4U9525航班坠毁当天,检方据此判断,这名副驾驶隐瞒了病情。

随着德国之翼失事客机被曝副驾驶单独驾机、把机长锁在驾驶舱外,全球多家航空运营商26日急推改革措施,规定驾驶舱内必须时刻保持两人。

如果其中一名飞行员需要上厕所,则由一名空乘人员临时进入驾驶舱代替,总之决不允许出现单独一人的情形。

德国之翼4U9525航班“黑匣子”录音显示,飞机坠毁前,卢比茨关闭驾驶舱门,把机长锁在驾驶舱外,独自操纵飞机下降,涉嫌“蓄意”坠机。

德国之翼的母公司汉莎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卡斯滕·施波尔说,28岁的卢比茨2008年开始在汉莎航空的训练中心接受飞行员培训,2009年曾短暂中断训练,之后继续接受培训并于2012年“毕业”。

有媒体记者问及卢比茨短暂中断培训的原因,施波尔没有回答。《图片报》援引德国民航部门(LBA)多份文件报道,卢比茨2009年曾因“严重抑郁”寻求精神病医生帮助,并在之后持续就医。

报道说,卢比茨停止训练期间感到“抑郁和焦虑”,并接受“常规私人治疗”。汉莎航空曾向民航部门上报这一消息。

施波尔说,卢比茨重新开始接受训练后,表现正常,“没有受到任何批评,没有反常举动”。2012年完成训练后,卢比茨顺利通过一系列心理评估和测试,2013年9月正式被聘用。

《图片报》报道,卢比茨在德国之翼的档案定于27日在德国接受多名专家检查,随后将被移交给法国方面。

德国警方26日搜查卢比茨位于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的住处以及位于蒙塔鲍尔镇的父母家,希望找到一些能够解释卢比茨行为的证据。

警方发言人马塞尔·菲比希27日说,调查人员在卢比茨位于杜塞尔多夫的公寓中查获“一些物品和纸张”,“每件物品都在接受检查,我们想看看这些东西能解释曾发生了什么”。

德国检方发言人拉尔夫·赫伦布吕克在一份声明中说,警方在搜查两处房屋时找到一些病假条和医疗档案,从多张被撕碎的病假条看,医生建议的休息日期包含24日即空难当天。赫伦布吕克说:“初步推断他(卢比茨)向公司和同事隐瞒病情。”

他没有披露卢比茨患何种疾病,只说医疗档案显示,卢比茨“患病,并接受适当医治”。

赫伦布吕克说,警方没有发现遗嘱,也没有证据证明任何政治或宗教动机促使卢比茨“蓄意坠机”。德国之翼拒绝就此置评。

德国民航部门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披露,卢比茨在民航部门的档案上有一个标注,显示他需要接受“特定常规医疗检查”。他说,这类标注一般会写明当事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患病,但卢比茨的标注上没有写。

吸取德国之翼坠机事件的教训,中国民用航空局紧急要求各航空公司在飞行途中驾驶舱内必须保持两人或以上,以防患于未然。

对于只有两名飞行员配置的单通道飞机,民航局要求,如因工作需要或者生理需要其中一人必须离开驾驶舱时,舱内必须再同时增加另一名机组成员,包括乘务员或者安全员,以保持舱内互相监督,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早在去年马航370事故后,民航局就着手规定,要求驾驶舱内必须留有最少飞行员的人数。

与此同时,民航局还在积极研究驾驶舱从内部封闭时,可从外部强制打开的可行性。美国“9·11”事件之后,民航客机的驾驶舱通常从内部锁闭,外部人员通过电话和内部取得联系,在输入正确密码后,飞行员通过监视器在30秒内识别外部人员,然后打开驾驶舱门。如果过了30秒,则驾驶舱门无法打开。民航局正在研究飞机的适航性是否允许:在遇到紧急情况时可以从外部打开。

此外,德国各航空公司、英国廉价航空公司易捷航空、欧洲重要的廉价航空公司挪威短程航空公司、冰岛航空公司等也宣布实施这项安全措施。

德国《图片报》27日曝出,航班坠毁前,被锁在驾驶舱外的机长曾试图用斧子砍开舱门,但没能成功。法国调查人员26日说,机长曾离开驾驶舱去上厕所,随后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一人待在驾驶舱内、拒绝给机长开门。调查人员寻获的“黑匣子”录音显示,机长先是轻轻敲门,随后重重砸门,试图强行进入驾驶舱。《图片报》援引安全部门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机长甚至还操起斧子,试图砍开驾驶舱门但没有成功。眼下尚无法独立核实这家德国报纸的说法,但德国之翼确认,这架空中客车A320型客机上确实有一把斧子,属于这种机型的标配。

汉莎航空承认:欧洲没有针对飞行员的心理测试标准

大多数乘客认为,能够承担民航飞行任务的飞行员都接受过严格的心理测试,以查验他们的性格和性情是否能够为数百人的生命负责。但情况真的是这样的吗?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汉莎航空首席执行官施波尔承认,欧洲范围内没有针对飞行员的特定心理测试标准。

英国民航部门一名发言人说,大多数英国飞行员起初在飞行培训学校学习。这些学校不会对学员的心理进行测试,只关心他们是否有能力驾驶飞机。

原民航部门航班运营主管迈克·维维安说,一名飞行员被一家航空公司雇佣时,会接受“非常严格”的体检,内容包括心理测试。体检均由经过特殊训练的航空体检人员承担,并且每年或每6个月重新体检一次。

维维安说,飞行员会被问及一些背景问题,包括他们的兴趣爱好、家庭关系以及他们是否感到抑郁或有自杀倾向。不过,维维安认为这项测试有些主观,缘由是评分主要依据飞行员的回答,以及“考官”个人判断。

BBC报道,英国飞行员检查指导性文件中,对于飞行员的身体状况要求较多,包括身高、体重以及血液和尿液检查结果,而对于心理状况涉及较少。共计3页半的指导文件中,有关飞行员心理的要求仅有6行。

有20年飞行经验的英国航空公司原飞行员特里斯坦·洛兰说,他从未接受过心理测试。“(飞行员)体检包括心电图、在一个瓶子里小便、血液检测”,没有有关精神方面的测试。

英国民航驾驶员协会否认洛兰的说法。在这一机构中分管飞行安全事务的罗布·亨特说:“体检每年一次……法律上要求飞行员上报是否存在心理问题,检查员会在体检过程中发觉飞行员存在心理问题的迹象。”

据新华社、中国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