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云峰:从屠呦呦获诺奖窥看一流大学标准的之争-搜狐
发布时间:2016-01-07 09:56:41
谢云峰:从屠呦呦获诺奖窥看一流大学标准的之争-搜狐教育

谢云峰:从屠呦呦获诺奖窥看一流大学标准的校长之争

  新华网北京月日电(记者王思北吴晶)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对防治疟疾等传染性疾病、维护世界人民健康具有重要意义。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这是日晚间,刚刚摘取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通过前往看望她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向外界表达的获奖感言。

  年月日北京时间时分,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及另外两名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表彰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当晚,受有关党和国家领导人委托,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和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尚勇前往屠呦呦家中表示祝贺。

  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对屠呦呦获奖的贺辞中表示,屠呦呦的获奖,表明了国际医学界对中国医学研究的深切关注,表明了中医药对维护人类健康的深刻意义,展现了中国科学家的学术精神和创新能力,是中国医药卫生界的骄傲。

  据介绍,屠呦呦年出生于宁波,多年来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目前担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年时,国际医学大奖??美国拉斯克奖曾将其临床医学研究奖授予屠呦呦,以表彰她发现了青蒿素这种治疗疟疾的药物,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这个旨在表彰医学领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医生和公共服务人员的大奖,是生物医学领域仅次于诺贝尔奖的一项大奖。

  而网络上更多争议的是屠呦呦的三无问题,笔者暂不做评论,但只少应该引起业界的反思。无独有偶,今天笔者又看到这样一篇文章《中外大学校长批排行榜:并非一流大学标准》(原文摘下):

  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是什么?时代在变化,大学有什么样的新使命?未来大学的发展,是需要更“现实”还是更“理想”……日,在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天津大学[微博]迎来周年校庆之际,百余名国内外知名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齐聚天津大学,共商高等教育在新形势下继续发展将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绝不是大学排行榜

  “大学排行榜”是中外大学校长们绕不开的话题。到底什么才是世界一流大学?是规模?是发表论文的数量?是所获得的资金支持?还是大学排行榜?

  厦门大学[微博]校长朱崇实说,我们的大学一定不要在“争创一流”的过程中迷失方向,要有“定力”,有洞察力,要对自己的发展很有信心,有意志力锲而不舍地区追求自己的目标并为之长期努力。“一流大学最重要的是你能为科学,为文明,为你的国家和民族作出什么样的贡献。”

  美国莱斯大学校长大卫·李博隆(DavidLeebron)说,追求排名只会让越来越多大学趋同,并忘记自己的特质。每个大学都应该有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无论是大学排名还是学校规模,都不是大学精神的一部分。西南交通大学校长徐飞则用一个“笑话”描绘了被大学排行榜绑架给大学发展带来的危害:“大家都知道狮子是森林之王,别的动物都要向狮子学习。若干年后,除了狮子还是狮子,其他动物都成了疯子。”

  “我们最重要的是保持大学的多样性,我觉得这是大学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同济大学[微博]校长裴钢说。

  “一所好的大学,其实你不用去看什么排名,你只要进去和老师、学生去谈一谈,听一听他们在想什么、怎么想问题、想什么问题,你就知道这所学校是不是世界一流了。”在北京大学[微博]校长林建华的眼中,“世界一流”的大学是面对未来,引领未来的。

  大学不仅要“现实”更要富有“理想”

  “作为校长,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因为现实的问题、因为要为学校谋发展等问题不得已‘功利化’。”论及大学精神和使命,席间有大学校长提出,当今的一些大学正在走向“标榜高尚”但事实上却实行“功利教育”的精神与实际“游离”的状态,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甚至为了就业率沦落为“职业培训学校”。

  对此,现任南开大学[微博]校长,曾担任天津大学校长的龚克指出,大学的确面临许多现实的压力,包括办学资金等,但我们还是需要点“精神”,不管有多难,我们都不能放弃“理想”。

  浙江大学[微博]校长吴朝晖则指出,大学的使命是培养人才,追求真理,把国家发展、社会进步及全球发展结合起来。

  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表示,大学最核心的东西是让学生真正在自由的环境中成长,能够成为他自己,成为对社会有意义的人。对于大学精神、价值观,各个学校虽然有不同的阐释,但实际上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观,如诚实、诚信、自由。

  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则表示,大学的核心是培养人才,怎么让我们的人才更有质疑和批判精神,这是大学的使命之所在。为此,要培养学生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精神;要给学生一个宽松的氛围,容忍失败;要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给学生创造自由、独立能质疑的环境。

  昆士兰大学校长彼得·霍伊(PeterHoj)表示,对于大学最重要的一个使命是让学生做好未来成功的准备,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

  时代在不停地变化,对高等教育也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对此,天津大学校长李家俊表示,较为公认的世界一流大学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拥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教师和学生;二是有一套完善的制度体系,为教授们培养人才、科学研究提供支持和高效的服务。而在中国,大学与社会紧密结合,把知识创造和服务国家有机统一,应该是大学的价值目标和创建世界一流的必然路径。(此文摘自新华网张建新、刘晓艳)

  笔者认为纵观以上两篇文章都应该引起反思,前者笔者不在累述。只想通过这两个事情窥看大学的选择、大学内涵和大学精神的问题,以便更多的考生和家长选择大学时有的放矢。

  每当我们谈论起 “何为大学之大”这命题时,无不提到当年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掷地有声的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何为大师?不是身居要职的高官,不是富甲一方的富豪,而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大学问家,是人类文化的集大成者和重要传播者。大学因盛产大师而荣耀于世,大师因大学氛围自由、精神独立而立心立命继绝学。

  我所知道的哈佛大学,它要求学生“以柏拉图为友,以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以真理为友”,它所培养的总统和富豪之多无与伦比,但是没有听说哈佛大学总把富豪和总统挂在嘴边沾沾自喜,相反,倒是那些总统富豪们面对哈佛大学,低下高傲的头颅表示敬重和谦卑;我所知道的牛津大学,它培养了大量诺贝尔奖得主和首相,可当年即使是在任首相布莱尔因私事说情而碰壁发牢骚时,牛津大学也毫不犹豫地取消了打算授予他荣誉博士的计划。这是什么?这就是一所沉淀下来的大学精神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神引领。从人类文明演进看,那些历经百年千年的名校之所以长盛不衰,正是坚守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不向世俗谄媚,始终挺拔着独立的学术姿态,才最终因超凡脱俗、卓尔不群赢得了世俗的普遍尊崇。

  由此,在人们百年来总是怀念蔡元培、梅贻琦的时候,又何尝没有对当下大学精神抱以某种热切的期待?步履维艰的深圳南科大尽管羸弱不堪、幼小无力,却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寄托无数人的期盼,就是希望以“去除行政化、倡教授治校”的这块试验田,能在铁板一块的大学领域开创一条耳目一新的改革创新之路。在这条路的尽头是这样一幅蓝图???在那里,大学以学术成就论高低,不以财富权势较长短;大学是教授治校、专业主义,而非行政驱动、功利主义;大学教授以精神独立、思想自由而立身,不以谄上媚俗、低眉顺目求发展;大学因气节、精神而折服世俗,世俗因高山仰止而服膺大学。

  当然,荜路蓝缕的南科大“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今年横空出世的《复旦大学章程》也另辟蹊径,条条大道通罗马。被称为 “复旦大学宪章”的该章程核心有二:一是学术与行政分权;二是“依法治校、民主决策”。它同样点燃了又一个对大学精神充满期待的希望火把。

  美国思想家加尔布雷恩说过:一个国家的前途,不取决于它的国库之殷实,不取决于它的城堡之坚固,也不取决于它的公共设施之华丽,而在于它的公民的文明素养,即在于人们所受的教育……”而教育,最后当然聚焦于大学教育。可以说,大学之大,不取决于其校区面积之大,不取决于其师生数量之大,不取决于其设施规模之大,不取决于投资款额之大,而在于是否大气??是否具有藐视官本位意识和世俗价值观的孤高之气,是否具有引领国民人格和民族精神走向崇高的浩然之气,是否具有敢于追求真理和高擎理想火炬的凛然之气。有此气,再小亦大;无此气,再大亦小。大学之大,唯在气大而已。

  功利也好,大气也罢,都是些让人荡气回肠的争论。良心教育,纯粹教育,让学生学会学习,学有所用,学以致用才是根本;让师者教学相长,科研并重,育无国界乃是关键。大学教育就应该承载起民族复兴的使命,民族精神的传承,公民素养的提升,追求真理的执着,学术精神的独立和服务祖国的担当。

  一流也好,二流也罢,大学之大,在于挺起脊梁不媚俗。诺奖也好,院士也罢,仁心研究,维护人类健康意义大。

  高考公益咨询QQ群:,入群验证:搜狐;

  公益微信公众平台:sxgaokao985,名称:陕西第一高考

  注:本文为高考专家谢云峰老师原创文章,搜狐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中部分观点引用华商报评论员马九器老师,在此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