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条件成熟时启动新轮个人所得税税法修订
发布时间:2015-04-20 10:42:02
贾康:条件成熟时启动新轮个人所得税税法修订

  全国政协6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全国政协委员厉以宁、李毅中、陈锡文、林毅夫、杨凯生、常振明、贾康围绕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人民日报、人民网记者:请问贾康委员,我们都知道去年我国财税领域出台了众多改革举措,对于完善国家治理、促进经济发展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您认为未来我国财税领域改革的重点是什么?难点又在哪里?谢谢。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党委书记,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谢谢提问。确实我们国家财税改革是我们全面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形成了关于全面改革的决定之后,我们看到财税改革是率先得到了政治局的会议对于方案的批准,等于是全面改革的“开场锣鼓”。它的意义是我们要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它是基础支柱、全面改革的支撑。从已经得到的信息来看,财税配套改革的总体设计还是相当清晰的。

  贾康:财税改革要继续深化,现在面临三大领域的改革任务:首先是预算改革。内容很丰富,我非常简要地勾画一下预算改革里涉及到的一些重要事项。我们预算的公开性、透明度要明显提高,透明度提高实际上就是让老百姓有知情权,质询权、建议权、监督权,是整个社会走向现代化领域民主法治建设的切入点。同时还要求完整,我们明确提出全口径预算,所有政府财力必须进入预算体系,不准许再有预算外资金概念,这是很明确的原则。再有,预算体系还要具体合理的形式,我们现在在预算体系里明确要有一般公共收支预算、资本预算、社会保障预算和大家都关心的比如土地批租收入要进的基金预算,这四个相对独立又要协调成一个体系的预算已经清晰化。我们的预算在改革中间还必须编制中期规划,从今年开始,中央级的预算一编要三年,我们称为三年滚动预算。还有一些技术的配套,必须引入权责发生制,各级政府都要编制覆盖表等等。

  贾康:另外,预算在运行中间要取消过去所说的重点和一些指标的挂钩,意图是什么?仍然成为三农、科技、精神文明等等是重点,但是这个重点并不是简单的和某个指标挂钩,在承认重点的同时,在整个预算盘子更好地实现科学统筹协调。我们还必须在转移支付方面做制度改进方法的优化,也有一系列明确的要求,比如说扩大一般转移支付的比重,压缩专项转移支付的比重,专项可以交给市场的项目要退出,不能再要求地方政府给专项资金做资金配套,因为在很多情况下逼着政府在配套上弄虚作假,反而带来紊乱。

  贾康:还有就是地方债,我们在改革里面所考虑的地方债怎么样开明渠、堵暗沟。今年在地方债里有阳光化、非常透明的一套安排,原来的地方债已经形成的隐性负债要逐步消化掉,隐性负债很大一部分要置换成比较长期的、低成本的规范债务,这都是预算改革的内容。还有一些就是执行要更加规范严格,加快执行进度以及跟预算相关的税收的优惠政策要清理优化。

  贾康:第二大财税改革领域就是方方面面的税制改革,这里已经在方案里突出了六大税改任务。已经推进的“营改增”改革,按照时间表要争取全覆盖,这样一来,中国以后整个统一市场上的金相抵扣链条要打通,更有利于企业专业化细分,公平竞争,也在配合着结构性减税,并推进打造升级换代的中国经济升级版。

  贾康:另外一个任务就是已经在去年12月1号作为代表事项启动的资源税改革,也是政府手里增加的一个很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这样存量变存价的改革,要扩大覆盖面。还有就是消费税,在今年应该听到它的方案信息的披露,在这方面优化它的设计,使消费税能给地方政府提供一部分有分量的财力来源。除此之外,方案里的税制改革明确规定,要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以及要推进以环境方面的费改税为第一阶段重点的环境税改革。这两个税种改革主要是完成立法先行的过程,立法过程可以拭目以待。

  贾康:还有一个改革是原来已经有的个人所得税的税法,明确要在这个年度里加快研究它的方案,在条件成熟时启动新一轮关于个人所得税税法的修订。

  贾康:还有第三个领域的财税改革任务,这就涉及到在中央和地方之间怎么理顺事权关系和财力分配关系。比如收入划分,在给分税制为基础的分级财政匹配做制度优化方面,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另外也有一些比较逐渐理清的体制设置问题,比如说事权方面,投资权怎么样进一步清晰地形成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界定,很多研究者提出地方政府从长期来看,应该退出一般竞争性的投资领域,这个以后是不是可以清晰的列入事权明晰单。还有司法管辖权的优化,已经在改革过程中。(根据网络文字直播整理)

(原标题:贾康:条件成熟时启动新轮关于个人所得税税法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