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女童患眼癌 父母求医院收留“让娃安静离开”
发布时间:2015-05-09 14:29:56
4岁女童患眼癌 父母求医院收留“让娃安静离开”

新京报快讯 (记者赵力 实习生马金凤)因难以支付高昂的治疗费,云南广南县一位父亲为患地中海贫血的女儿烟熏治疗的消息成为舆论焦点。与此不同,今日(11月26日),一则“陕西农村父母希望有医院接受4岁女儿,减少痛苦离去”的微博也引发关注。

微博称,陕西旬邑农民赵利鹏夫妇的女儿子涵确诊眼睛癌,当地各大医院拒收,希望有医院收留女童,让孩子减少痛苦地离去。微博配图让人目不忍视:已摘除左眼的女孩,从眼角处至脖根处鼓起,似左脸长出肿瘤。

下午,女孩父亲赵利鹏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他希望有医院能让娃安静离世, “只要有医院接收,我们愿意把娃的器官捐献出去。”

肿块像碗一样大,一疼娃就打自己的头

新京报新媒体:现在孩子怎么样了?

赵利鹏:娃天天哭,有时候疼得厉害,她就自己打自己的头,吃饭张不开嘴,只能吃流食。我们看了很多医院,医生都说治不了,也没有给我们开药。现在娃疼得厉害了,我们只能给她吃止痛片。

新京报新媒体:孩子这个病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赵利鹏:2012年9月16日(子涵生日)晚,娃一直哭,第二天早上她的眼睛就肿了,感觉都快把眼珠顶出来了。当天在镇医院检查是角膜炎,第三天我们带娃去了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初步诊断为“晶体脱落”、“眼细胞母瘤”。

今年4、5月份又在咸阳的医院诊断为“左耳后下小细胞恶性肿瘤”,“复核细胞母细胞瘤”。后来我们去北京协和医院看,专家说是“眼睛癌”。

新京报新媒体:当时检查为“眼细胞母瘤”时,孩子脸部肿块大吗?

赵利鹏:当时眼部肿得快要把眼珠顶出来了。2013年做手术前,眼球全凸出来了。

新京报新媒体:肿瘤长得快吗?

赵利鹏:长得很快,两天不见就变样。从今年4、5月份脸开始肿,到现在已经长到脖子那里了。“大小跟吃饭的碗一样”。刚开始眼部肿的时候,疼的时候,娃就抠、抓自己的眼睛,现在一疼就打头。

有医生说这病老百姓看不起,感觉娃被“判了死刑”

新京报新媒体:这两年都有过哪些治疗?

赵利鹏:检查出是眼细胞母瘤后,就想给娃做手术治疗,但是医生说娃太小,就没有做。去年11月份,才做了“左眼摘除手术”。今年在检测出肿瘤转移后,医院就不给治疗了。

新京报新媒体:这是一种罕见病吗?

赵利鹏:我们这里没有见过,不过协和医院的医生说之前他们治疗过。

新京报新媒体:那为什么现在不治疗了呢?

赵利鹏:他们之前见的这种病没这么严重,而且治疗这病需要很长的时间,可能这里动了手术,那里还会长。西安各大医院说治不了,怕娃下不了手术台。有医生说,这病不是我们老百姓看得起的,感觉娃都被“判了死刑”。

两年花了20多万,家里能换钱的都换了

新京报新媒体:娃生病前和生病后,性格有什么变化吗?

赵利鹏:生病后,娃变得很烦躁,想要什么东西我们不给她,她就会打自己;之前很爱笑也很聪明,现在你问她话,她有时候都不答。

新京报新媒体:孩子上过幼儿园吗?

赵利鹏:娃看见别人背着书包上学,就闹着想上学,可是幼儿园都不接收。

新京报新媒体:家里有什么经济来源吗?

赵利鹏:除了家里的一点地,我和娃妈妈就靠给人做衣服,挣加工费。娃病了后,就一直在外奔波看病,没挣钱。

新京报新媒体:给孩子看病花了多少钱?

赵利鹏:两年来花了20多万,家里也没什么收入,能换成钱的都换了,还借了8万多。

新京报新媒体:没有合作医疗保险?

赵利鹏:报的很少。做眼部摘除手术花了六千多,报了一千。我这两年经常往各大医院跑,有些检查费用和药费是不给报的。

新京报新媒体:找过慈善机构或者政策帮助吗?

赵利鹏:我们没有门路啊,不知道怎么找,不懂。

不是放弃了,就是想找地方让娃减轻痛苦

新京报新媒体:你之前求助过媒体吗?

赵利鹏:没有这个想法,我们不认识记者。

新京报新媒体:这次把事情发上网的人你认识吗?

赵利鹏:我朋友认识一家媒体的记者,那个记者帮忙发到网上的。

新京报新媒体:为什么要找医院让孩子减少痛苦离去?

赵利鹏: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只希望有医院接受,让她减轻些痛苦,安静地离开。

新京报新媒体:是放弃吗?

赵利鹏:不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肯定想给她治疗。现在就是想找个地方能让娃减轻些痛苦。

新京报新媒体: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样太狠心。

赵利鹏: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只求她能不再痛苦,安静地离开。我和娃妈妈商量,如果有医院接收,我们愿意娃离世后把器官捐献给社会。

新京报新媒体:为什么?

赵利鹏:社会帮助了我们,我们也想回报社会。我们觉得娃的器官捐献给了别人,那就是娃的器官在别人的身体里存活,就像她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