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新型防化装甲侦察车定型 行驶超3000公里
发布时间:2015-05-11 16:54:39
我军新型防化装甲侦察车定型 行驶超3000公里

我军新型防化装甲侦察车定型 行驶超3000公里

新型防化装甲侦察车定型

6月初,京郊某装甲试验场。总装防化研究院某所三室正在组织某型防化装甲侦察车进行定型前最后一次整车试验。在这之前,所有的试验课目均已顺利完成,只等车辆行驶总里程累计达到3000公里,就能顺利完成试验。随着里程表向着目标不断迈进,科研人员心中充满喜悦。

天有不测风云。转眼间,万里晴空忽然阴云密布,暴雨夹杂着指甲盖大小的冰雹从半空中倾泻而下,砸在侦察车的装甲上咚咚作响。此时,侦察车里程表的读数为“2996”公里。

最后4公里试验还要不要继续进行?对此,几名科研人员展开了激烈讨论。有的说,雨天路面湿滑,如果继续试验,万一车辆出现事故,前面2996公里的辛苦成果就可能付诸东流。有的说,主体试验都已完成,也不差最后这点公里数。众说纷纭中,该院评价中心工程师徐智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科研试验来不得半点虚假。只有我们试验时严格要求,新装备到战场上才不会出问题。我建议,不仅最后4公里要跑完,整车再多跑30公里,以检验恶劣天气下新装备的环境适应性。”

在瓢泼大雨中,侦察车向前驶去。1个小时后试验结束,车辆的里程表定格在了3035公里上。

试验刚结束,又闻硝烟味。“试验过程中出现‘最后4公里该不该继续试验’的争论,说明战斗力这个根本的唯一的标准,在部分科研人员头脑中树得还不牢。”三室党支部“一班人”经过认真研究后,以“研为战观念树得牢不牢”为话题,组织科研人员展开讨论。

理越辨越明,灯越挑越亮。经过个人、课题组和研究室的层层讨论,“重技术指标不重军事需求”“体系作战观念不浓、开拓创新意识不强”等10余个实打实的问题被摆上桌面。

“有的同志认为‘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研制出装备就算大功告成。装备究竟如何用、在哪用,好不好用、耐不耐用,其实并不很清楚。如果不改变这种想法,就有愧于肩负的使命职责。”研究室主任曹树亚的话,让一些科研人员陷入深思。

全程参与讨论的研究所政委李飞的发言,更是引起官兵共鸣:“我们只有像打仗一样抓好每一次科研试验任务,才能真正打通实验室、试验场通往战场的‘最后一公里’。”

随着讨论的不断深入,一系列新举措在该室相继出炉:打破大而全的专业布局,集中精力向质谱技术等关键领域发力;梳理近3年科研任务问题清单,采取复盘的办法查找不足;组织科研人员深入基层防化分队学习调研,真正让科研试验与实战化训练无缝接轨……

6月中旬,三室另一新型化学侦察装备正在进行外场试验时,又一场暴雨不期而至。参试官兵丝毫不受狂风骤雨影响,驾驶装备穿梭于各种战术地形之中,成功采集到新型仪器设备在极度潮湿环境下侦察距离和灵敏度的第一手资料,圆满完成试验任务。

图:三室科研人员利用试验间隙时间,研讨重难点课题。施慈源摄

视点

思想高度决定攀登高度

■严 珊

“最后4公里该不该继续试验”,这个本不该存在异议的话题,却在总装防化研究院某所引发一场特别的争议。一场思想交锋和观念碰撞后,战斗力标准在科研人员的头脑中扎下了根。

思想上的落伍是最危险的落伍,观念上的代差是最致命的代差。“最后4公里该不该继续试验”的思想扣子不解开,就很难在破立并举中打通从认识到实践的“最后一公里”。战斗力标准大讨论的过程,就是一个发现问题、研机析理、狠抓落实的过程。问题查找有多准,战斗力标准就能立多稳;问题解决有多深,战斗力的根就能扎多深。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无论是军事科技攻关还是训练场演兵,都注定不会是一个风调雨顺、一马平川的过程。求真、唯实的思想不确立,名利思想就会潜滋暗长;求战、攻坚的观念不树牢,形式主义就会大行其道。只有敢于较真碰硬、勇于破瘴除弊,真正在思想深处掀起一场“头脑风暴”,才可能对形形色色不利于战斗力生成增长的潜标准、伪标准,来一次大排查、大扫除、大清理。

思想的高度决定攀登的高度,认识的深度决定跋涉的韧度。《庄子》里面那个木人探海的寓言告诉我们,一个人如果总是浮在事物表面,就永远不可能探求就里。追着问题走、盯着问题改,是战斗力标准大讨论的内在要求。我们既要知道问题“有多少”“漏了啥”;也要知道问题“是什么”“为什么”;更要知道问题“是谁的”“谁有责”,始终让思想闪电走在行动之前,让思想自觉引导实践自觉。当我们真正拿起战斗力标准这一“铁标尺”来衡量利弊、检验得失、决定取舍时,陈规陋习就不难破除,思想障碍就不难清除,利益藩篱就不难消除。